欧阳修的读书态度

欧阳修读书丰富,学养深厚。《宋史·欧阳修传》中记载他“幼敏悟过人,读书辄成诵”,说他年纪尚小时就非常聪颖,能够过目不忘,拥有很强的学习能力。除了有一定的天分作基础,欧阳修还十分勤奋。家境清寒、父亲早逝的艰难处境,并未让欧阳修一蹶不振。即使由于贫穷,只能用芦荻作笔在地上练习写字,欧阳修也依然坚持学习。
欧阳修有《读书》一诗,其中可见他对读书的重视。诗中云:“吾生本寒儒,老尚把书卷。眼力虽已疲,心意殊未倦。……至哉天下乐,终日在几案。念昔始从师,力学希仕宦。岂敢取声名,惟期脱贫贱。忘食日已晡,燃薪夜侵旦。……乃知读书勤,其乐固无限。少而干禄利,老用忘忧患。”这首诗可看作欧阳修对其读书历程和心境的自述,描绘了读书背后不为人知的辛苦。欧阳修说,他年轻时读书是为了生计,后来则成为个人的志趣。如今虽然精力不济,眼力也不复当年,心中对于读书的执着却未消减。从夜以继日、手不释卷的读书历程中,欧阳修找到了读书的乐趣,得出了“至哉天下乐”在于读书的结论。
欧阳修曾记钱惟演“平生惟好读书,坐则读经史,卧则读小说,上厕则阅小辞”。无论行走坐卧,从不离书。受到钱惟演的感染和启发,欧阳修亦道:“余平生所作文章,多在‘三上’,乃‘马上’‘枕上’‘厕上’也。”这种尽可能利用一切时间读书写作,以求不虚度、不荒废光阴的努力,充分体现出了欧阳修惜时好学的治学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