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郑板桥故居

游郑板桥故居

文/李士英


烟花三月,我来到郑板桥的故居。小巷深处耸起一座门楼,上有著名书法家赵朴初先生题写的“郑板桥故居”,画家刘海栗也在门楼内题写了“郑燮故居”。进入门楼,便是环境优雅的天井小院,前面三间陈列着字画,后面三间为郑板桥的起居处,现存放着他的书画选本及有关资料,院内错落有序的摆放着花卉盆景,尤其使人注目的是居室的窗前有丛挺拔的瘦竹。
来到三开间的中堂,迎面是郑板桥塑像。这书画家形如瘦竹,塑像的背后是一幅竹画,两旁题联为:秋从冬雨声中入,春在寒梅蕊上寻。厅堂左面,是不足10平方米的居室,室内除去两个旧柜外,还有一个老式衣橱。当年郑板桥就睡在这两个旧柜上。居室后墙上,挂着一块匾额“难得糊涂”,下面还有数行小字:聪明难,糊涂难,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。放一著,退一步,当下心安,非图后来福报也。这便是这位七品官仕途悟出的哲理。
走出居室向东,还有一个小巧院落。在一低矮之室房檐下,有郑板桥自己题的匾额“小书斋”。室内后墙有一透窗,窗两边挂着他平生极喜爱的梅兰竹菊四条幅。条幅之间,还有副对联“雅室何须大,花香不在多”。
郑板桥的诗词,清新流畅,感情真切:画的兰、竹,体貌疏朗,风格劲峭,既有神韵又富寓意。然而,诗书画之中,最有影响的要算他的书法了。他的书法独树一帜,别开生面,真、草、隶、篆,无不擅长,而代表他书法最高艺术成就的,就是他与众不同的“六分半书”。所谓“六分半书”在书本的结构上,多带扁形,于转弯处常用顿笔,而且较重,有力透纸背之感,其行款,有着音乐一般的节奏感和韵律感。这不仅是为了构图形式美的需要,也是为了表现作品的思想内容。如他在书写刘禹锡“乌衣巷口夕阳斜”时,把“斜”字写成斜状,变静态为动态,更加让人联想到当时一片荒凉衰败的景象。
他还将绘画的笔法,运用到书法中去,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和妙趣。如在写“剑”字时,把旁边的一竖,如同立着的竹竿。犹如赏一幅画。他的书画艺术及其书法中所包含的可贵哲理与启示,至今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。